好妻子就是好日子韩版冬季修身女士加厚加绒女保暖衬衫女装保暖衬衣职业OL通勤

草根生活网69

《死海古卷》中有这样一则故事:上帝最后一次降临世间,许多人前去祈福。当三个路途遥远的男子来到上帝面前时,他的袋子里还剩下三样东西:它们分别是金钱、皇位、女人。上帝给了希望发财的男子金钱,把皇位送给一位充满雄心的男子,当第三个男子祈求一生幸福时,上帝说,这是一位女子,贤惠善良,你领去吧!

读到这则故事时,大病初愈的刘明基感慨万千,他说,我就是那第三个男子。虽然我经历了贫穷、疾病、甚至死亡的威胁,但是因为我有一个好妻子,所以也就拥有了好日子。

农家小伙娶了个大学生妻子

今年37岁的刘明基是尧都区贺家庄人,在四个兄弟姐妹中他排行最小。因为母亲常年有病,父亲又老实憨厚,所以从记事起,他就知道自己的家境贫困,一切都要靠自己努力去打拼。9岁时,懂事的他就开始跟大人们一起下地干活,13岁时,他就辍学去村里的铁厂当小工,飞溅出来的铁水常常烫得他的脚上伤痕累累,但要强的他从来没向父母叫过一声苦……与刘明基不同的是他的妻子刘映红出身于阳泉一个矿工家庭,虽然家境一般,但望女成凤的父母一直都对这个聪明好学的二女儿呵护有加,尤其是当刘映红考上山西师范大学后,家人更是对她期望甚高,盼着她毕业后能够找个好工作,以此来改变自己乃至整个家庭的命运。而聪明好学的刘映红也正如家人所愿,在校学习刻苦,表现突出,深受导师的器重。大学毕业后,她顺利应聘到临汾市郭村小学当了一名小学教师。

刘明基与刘映红的相识纯属偶然。当时,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刘映红在师大附近的西关村租房居住。有一天,从学校回来的刘映红正在院里的水笼头下洗衣服,房东阿姨突然对她说:“映红,你大学毕业了,也参加工作了,姨给你在本地介绍个对象吧?”“行啊!”刘映红顺口答道。没想到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房东阿姨敲开了她的门,笑着说:“前几天跟你说的那小伙子来了,你们见一下吧!”正在灯下看书的刘映红闻言又急又羞,一时不知所措,还没等她开口,屋里忽然停电了。黑暗中,她只隐约看到房东阿姨身后一个敦敦实实的身影。就这样,两人摸黑简单聊了几句,不等热心的房东阿姨找蜡烛过来照亮,那个身影就起身告辞了。

这就是刘明基和刘映红的第一次见面。那时候的刘明基在师大南门后一条小巷里开着一间小小的快餐店,因为价格实惠味道好,吸引了很多大学生前来光顾,生意不错,家里的经济窘况也稍稍有了些改观,但对于初中都没毕业的他来说,娶个大学生当老婆根本就是奢望,他压根儿连想都没想过。那天晚上,他是拗不过介绍人的热心才勉强去见面的,对于这次见面的结果他没有抱任何幻想。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不久后的一天,刘映红竟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饭店里。

那是临近中秋节的一天,因为周末没课,刘映红跟着房东一家子去郊外一个朋友的果园里帮忙摘苹果,回来时恰好路过刘明基的快餐厅,房东的女儿谭瑞丽提议:“咱们去小刘的店里歇会儿吧!”“别有用心”的房东阿姨立刻积极响应,不等刘映红反对,就连拉带拽地把她拉进了店里。这一次,轮到刘明基措手不及了,当憨厚的他发现被谭瑞丽硬拉进来的就是那天晚上见面的秀丽女孩时,慌得他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着实被大家取笑了一番。就这样,他们相识了。在热心人的撮合下,他们时不时地一起去逛逛夜市,或者看场电影,随着接触时间越久,两人的关系也越走越近。

直到现在,问及他们当年到底是什么时候什么事让两人互相心生爱意,他们还是一脸茫然。对他们来说,他们之间的恋爱与别人轰轰烈烈的恋情相比,虽然看似平淡,却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刘明基的踏实肯干,刘映红的温柔善良成了两人唯一能说得出的理由。1998年底,刘映红放寒假回家,刘明基亲自把她送到了阳泉。

大学毕业的女儿要嫁给一个距家数百里之外的农民,这让刘映红的父母觉得非常震惊!出于礼貌,他们很客气地接待了这个远道而来的小伙子。但背过客人刘映红的母亲非常坚决地表态:不同意!倒是父亲的态度比较缓合,他对女儿说:“我们只是觉得他家有点远,而且家庭条件一般,担心你以后受苦。不过,你也长大了,我们的意见仅供你参考,具体主意你自己拿。”

得到了父亲的首肯后,刘映红和刘明基双双返回临汾,很快,在介绍人的陪同下,刘明基再次赶到阳泉正式上门提亲。几个月后,一个鲜花绽放的日子,在鞭炮声和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中,身着婚纱的刘映红被刘明基用一辆出租车接到了临时租住的新房里,他们结婚了!

做一个好妻子,就是创造着好日子

新婚后的日子平淡而甜蜜,为了帮助丈夫打理生意,刘映红辞掉了学校的工作。每天与丈夫一起起早贪黑地在快餐厅忙碌,而刘明基对妻子也非常体贴疼爱,总是争着抢着干重活,唯恐映红跟着自己受一点儿累。不久,刘映红怀孕了,喜出望外的刘明基更是对妻子关照有加,无论多忙都要亲自下厨为妻子烹制营养餐,就连妻子喝杯水,他也要颠来颠去水温适宜了才端过去。第二年,他们的女儿出生了。两口子给女儿起名叫欢欢。他们希望欢乐能够随着女儿的降生永远留驻在自己的生活中。果然,可爱的女儿给这个清贫的小家带来了欢笑,也带来了幸运。2001年,在小饭店里辛苦打拼三年的他们还清了结婚时欠的两万元外债;2002年,他们又在师大后门开了一家“1+1快餐”店;2004年,他们将所有的积蓄拿出来在西关盖起了一座两层小楼……人都说“家和万事兴”,这对相亲相爱的夫妻将自己的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让周围的人都羡慕不已。

时间转眼到了2009年春节,平阳大地到处洋溢着一片喜庆祥和的气氛,刘明基家也不例外。小院外零星响起的鞭炮声中,两口子说说笑笑手脚不停地在厨房里准备着年夜饭,十岁的女儿穿着新衣服开开心心地在屋里跑来跑去……忽然,正在切菜的刘明基头痛欲裂,忍不住一个踉跄,扔下菜刀抱住了自己的头,大声地呻吟起来……一旁的刘映红见状大惊失色。她一把扶住脸色苍白的丈夫,并迅速打电话叫来医生。经检查,刘明基的低压120,高压180。再撩起裤腿一看,他的脚已经肿得手指一摁就是一个坑。询问之下才知道,早在一个月前刘明基就已经常常头痛、恶心,但因为忙于饭店的生意,同时也不想让妻子担心,所以就一直没说。直到这次头痛忽然发作……了解完病情后,医生建议最好尽快带刘明基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于是,春节刚过,刘映红便陪刘明基一起来到了尧都区第二人民医院。

经过检查,刘明基患的是肾小球缩小,也就是常说的尿毒症!而且情况危急,需要尽快做透析治疗。医生的话如一记重锤,重重地敲在了他们心上,他们惊呆了!回家的路上,两人都很沉默。半晌,刘映红才说:“闷儿(刘明基的小名),别担心!说不定是误诊了,咱们再换一家大医院看看,好吗?”刘明基闻言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正月十八,将女儿交给孩子的姑姑照料后,刘映红陪着丈夫一起去了北京。在北京市朝阳医院,经过再一次全面检查,医生告诉他们,刘明基的确患的是尿毒症,目前最好的治疗办法就是换肾,而手术费及治疗费据保守估计需60万元左右!

换肾!60万!返回临汾的列车上,刘明基一直眉头紧锁,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的心情沉重到了极点,一想到患病后有可能面临的种种恶劣的后果,想到妻子和女儿以后的生活,他想到了放弃,因为,他不想拖累他最亲最爱的人!然而此时的刘映红却很沉着,深明大义的她在丈夫病情确诊的第一时间里就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不能慌乱,在她心中,丈夫就是家里的“天”,现在,丈夫病了,这个“天”她一定要撑起来!看到丈夫情绪低落,她拿出手机打开视频,和丈夫一起看以前给女儿拍的录像,视频中,活泼可爱的女儿一会儿又唱又跳,一会儿咯咯笑着对着镜头展示自己画的画……聪明可爱的小姑娘肆意张扬着她的欢乐和骄傲,外面的世界好像跟她没有任何瓜葛。看着视频中的女儿,刘明基泪水模糊了眼睛。细心的刘映红不失时机地劝导他:“瞧,欢欢多可爱!为了女儿,你得振作!因为你不能让女儿在没有父爱的环境中长大!”刘明基的泪再次落下。

回到临汾后,刘明基立刻住进了医院一边等待肾源,一边开始透析治疗。然而,第一次透析刚做完,刘明基忽然脸色苍白,呼吸停止,原来是透析时护士错将插管插到了动脉血管里……情况一时变得非常危急,医生护士穿梭不停整整急救了24个小时才将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抢救过程中,焦急的刘映红疯了似的一直在走廊里不停地走来走去,除了等待,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第二天中午时,刘明基苏醒了,他醒来对护士说的第一句话是:“告诉我媳妇,让她先吃饭!”一旁的刘映红泪如雨下!

一个月后,刘映红再次陪着丈夫去了北京。为了让刘明基得到最好的治疗,她不惜抵押了房子,并借遍了亲朋好友,才勉强凑够治疗费用!在北京等待手术期间,刘映红就租住在一间小的仅能放下一张床的房子里,为了省钱,她瞒着丈夫每天早晚只吃一个馒头,中午一碗面,连咸菜都舍不得买一点儿,但却荤素搭配着变着花样地为丈夫调节饮食。除此之外,她还利用晚上医院不让陪床的时间,在北京街头夜市上摆起了卖麻辣烫的小食摊用来维持日常开支……为了丈夫,什么苦她都能受!

幸运的是,刘明基所需的肾源很快就找到了,经过配型,他的亲属中有好几位都符合条件,而且大家都抢着要为他换肾,但不幸的是,术前检查时,医生发现因为病发后没有及时做透析,刘明基多处脏器受损,做手术风险很大!所以,他们拒绝手术。

由希望到失望,夫妻俩在病房里抱头痛哭。但哭过之后,两人又同时达成了共识,那就是手术一定要做!于是,他们一起找到了主治医生。刘映红哭着说:“求求你给他做手术吧!不做手术,那我们就连机会也没有了,做完手术哪怕他只能多活一年,我也要多留他一年,因为我和女儿离不开他呀!”刘明基也表示,为了能抓住这次活下去的机会,他愿和医院签“生死状”……在他们的苦苦哀求下,医院领导再次开会研究,终于同意了他们的请求。

2009年5月25日上午9时,刘明基的换肾手术开始了。临进手术室前,不擅言辞的刘明基只是深深地看了妻子一眼,说了一句:“别急!”。就这一句话,一个眼神,刘映红却什么都读懂了。从丈夫被推进手术室那一刻起,她就倚墙而立,一动不动地站着,沉默着。随同而来的大哥劝她坐下歇会儿,她摇头;姐姐劝她喝口水,她也是摇头。她的眼睛紧盯着手术室的门,片刻也不愿移开,整整六个小时!下午两点,手术结束,医生出来宣告手术成功,一直焦急地等在外面的亲友们都忍不住欢呼雀跃时,精神极度紧张的刘映红却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但接下来,缓过神来的她顾不上休息,又直接陪同术后的丈夫一起进了重症监护室,整整三天三夜不合眼的陪护,频繁地换液体,换尿袋,并随时记录排尿量……等刘明基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时,操劳过度的刘映红已经瘦得脸颊深陷,眼圈发黑了!

手术后,因为经济紧张,刘明基没有注射医嘱中价值万元的排异针,就和妻子一起回到了临汾。现在,他每月要服用价值七千元的排异药,为省钱,原本40天一次的复查,他改成了每两月一次。即便如此,家中的经济状况仍显得捉襟见肘。为了贴补家用,从北京回来后,刘映红就去亲戚开的涮锅店打工,每天早出晚归,非常辛苦。但她说,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经历了这场生离死别的考验,在这对平凡的夫妻身上更加验证了《死海古卷》中的那句话:做一个好妻子,你就创造了好日子,爱你的好妻子,你就拥有了好日子。

是的,生活赋予我们的并非只有欢笑,还有贫穷、病痛,失意和泪水。当暴风雨袭来时,只要我们同心协力,共度难关,就能等到柳暗花明的一天!

评论(0)

gravatar

*

*